<i id='rqkkr'><div id='rqkkr'><ins id='rqkkr'></ins></div></i>
<span id='rqkkr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rqkkr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rqkkr'></i>
      <ins id='rqkkr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rqkkr'><strong id='rqkkr'></strong><small id='rqkkr'></small><button id='rqkkr'></button><li id='rqkkr'><noscript id='rqkkr'><big id='rqkkr'></big><dt id='rqkk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qkkr'><table id='rqkkr'><blockquote id='rqkkr'><tbody id='rqkk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qkkr'></u><kbd id='rqkkr'><kbd id='rqkkr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dl id='rqkkr'></dl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rqkkr'><em id='rqkkr'></em><td id='rqkkr'><div id='rqkk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qkkr'><big id='rqkkr'><big id='rqkkr'></big><legend id='rqkk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rqkkr'><strong id='rqkk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回望1999,那些電影文學音樂界的人才更替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黄色小说在线阅读_免费进入观看的爱爱视频_免费精品国产自在自线

          1999年,有種獨屬於20世紀末的華麗與哀傷。末日預言的恐慌掩蓋不瞭人們即將踏入新世紀的欣喜,卻也有不知未來會如何的迷茫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點燃瞭無數媒體人心中那團熱火的《南方周末》刊登瞭其迄今為止最有影響力的一篇新年獻詞: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;與此同時,馬雲、馬化騰、李彥宏、劉強東等互聯網大佬們正在新技術變革之路上默默耕耘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亭林鎮少年韓寒在首屆新概念大賽一戰成名,卻因期末考試七科掛紅而被留級,引發瞭全社會關於“全才”與“專才”的激烈討論,也成為新世紀以來最特殊的流行符號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中國電影票房陷入瞭前所未有的低谷,張藝謀捧回瞭金獅,賈樟柯被禁;王長田、王中磊、於冬等影視民營企業大佬們開始正式進入電影行業;而在東方好萊塢香港,周星馳以《喜劇之王》登頂年度冠軍,杜琪峰以《槍火》奠定瞭銀河映像的品質,那是香港電影最後的輝煌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華語樂壇風起雲湧。謝霆鋒以一首《謝謝你的愛1999》接過四大天王的衣缽,臺灣五月天橫空出世,樸樹則憑借《白樺林》成瞭風靡校園的翩翩少年,而內地搖滾樂自紅磡之後並未迎來新生,16歲的大張偉帶著花兒樂隊成瞭耀眼新星。至於周傑倫,還窩在阿爾法吃著泡面寫著歌。

          世事浮沉隨浪湧。回過頭來看,歷史的變革早已醞釀在1999年的每一章節。所謂大時代,不過是選擇而已。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“改革春風吹滿地,中國人民真爭氣,齊心合力跨世紀,一場大水沒咋地”。

          1999年,趙本山和宋丹丹第一次以“白雲黑土”的形象登上春晚的舞臺,搭檔的是憑借《實話實說》成為主持大腕兒的崔永元。白雲大媽那一句“我十分想見趙忠祥” 把臺下的主持人趙忠祥給逗樂瞭。

          ​那也是趙麗蓉第八次上春晚。當她用一口唐山口音念著“點頭yes,搖頭no,來是come,去是go,要打招呼喊hello”,並且唱起瞭《My heart will go on》—去年票房冠軍《泰坦尼克號》的主題曲,沒有人能看出她已瀕臨死亡,除瞭守在電視機前淚流滿面的兒子們。

          而此時的倪萍,剛剛生下兒子不久,命運即將給她來瞭一次重擊,為瞭治療兒子的眼疾,她缺席瞭此後兩年的春晚,同時也賭上瞭全部傢當。

          那年還在北大法學院念書的撒貝寧,還沒和春晚扯上關系。不過,他已經是中央電視臺冉冉升起的新星。作為新推出的法制節目《今日說法》主持人,小撒和《今日說法》成瞭後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。當他一身正氣坐在演播室時,不知道有沒有想起兩年前那個鼓起勇氣,打瞭電話,然後穿著一身肥大藍西裝,打著紅領帶,急急忙忙跑去面試的自己。

          ​當然,1999年的熒屏上值得說道的不止是這些。根據二月河小說改編的《雍正王朝》,不僅僅拉開瞭1999年電視劇大戰的序幕,也滋養瞭後來這二十年眾多的清宮劇。

          這一年,還有一部清宮劇成瞭當之無愧的年度現象級爆款,那就是《還珠格格2》,其以最高65%的收視率成為中國第一,風靡亞洲,證明瞭能打敗自己的隻有自己。趙薇、范冰冰、林心如、蘇有朋、周傑等也成瞭當年媒體追逐的對象,用現在的話來說,各個都是頂流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《小李飛刀》迷倒眾生,飾演多情大俠李尋歡的焦恩俊成為古裝男神。那時候,誰也不會想到,站在他身邊的奶油小生阿飛,會是後來50億票房的擁有者。

          ​在電視還是大眾連接外界最重要的媒介窗口之時,屏幕上依然一片喜悅歡騰,直教人眼花繚亂。不過,在那年春晚的舞臺上,黃宏在小品《打氣》中喊出的那一句:“工人要為國傢想,我不下崗誰下崗”,似乎預示著某種集體失落的到來。

          那是因為前一年國企改制,下崗潮席卷全國,而重工業的東北是最直接的影響地。此後,這股東北的憂傷彌漫瞭二十年,直到老舅以一首野狼disco攜東北文化殺回大眾視野,用戲謔荒誕的姿態解構瞭失落的哀傷。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此前《小李飛刀》的熱播,不僅捧紅瞭焦恩俊,也讓網絡世界的另一個“李尋歡”得意盡歡。

          1999年,這個網名叫“李尋歡”的文學青年來到瞭上海北京西路的建京大廈,14層,推開門,房間中央有一棵水泥澆築的大榕樹的辦公室,彼時,中國最知名的網絡文學網站“榕樹下”坐落於此。在這裡,即將要舉行“首屆網絡原創文學大賽”。

          同時聚集在此的還有因為期貨市場崩盤而欠瞭幾萬美金、不得不找份工作糊口的寧財神,以及北郵信息工程博士邢育森;同年底,他們迎來瞭一位新同事:從寧波銀行辭職,輾轉南京,穿著棉佈長裙的姑娘,名叫安妮寶貝。

          那是網絡文學黃金時代的濫觴。那屆獲得一等獎的是湖北女作傢尚愛蘭。在之後榕樹下組織的一次千島湖旅遊中,尚愛蘭帶上瞭她的女兒,隻見她拿著把彈弓,嘰嘰喳喳興奮不已,有人問起她的名字,答曰“蔣方舟”。

          而在同一年,位於上海巨鹿路675號的《萌芽》雜志社,聯合北大、南開等高校也舉辦瞭一場大賽,名叫新概念作文大賽,是為還語文教學以應有的人文性和審美性之路,也為各大高校輸送文學人才。

          當時還在松江二中讀高一的韓寒,因《書店》和《求醫》兩篇初賽文章讓評委印象深刻,卻因為沒接到復賽通知而錯過瞭復試的機會。第二天上午,接到確認電話的他才從郊區坐著公交車趕來,在單獨為他設立的考場內完成瞭那篇讓他聲名鵲起的《杯中窺人》。

          ​天才韓寒、差生韓寒,常常坐在教室裡對著教學樓的三重門洞發呆的韓寒,從此在文壇嶄露頭角。並且,在往後二十年裡歷經爭議與罵戰,也不斷轉變著自己的身份和角色。

          而在當時,還未恢復本名路金波的李尋歡,可能想不到此後會和韓寒的一路成長扯上關系。同時,和他一起出道的那批網絡作傢們,恐怕也不會料到,由他們而起的網絡文學會成為攪動中國影視圈的存在。

          不過,舞動乾坤的基因可能存在於他們每個人身上:後來的寧財神因《武林外傳》而名聲大噪,劇中邢捕頭原型就是邢育森,而邢育森則寫瞭那部讓楊紫很長時間都擺脫不瞭小雪影子的《傢有兒女》。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正如第一批網絡作傢們遊走於各大文學論壇,1999年,盡管新浪、網易、搜狐等門戶網站已經成立,在坊間最火的還是BBS。那時候手機剛剛開始普及,人們還是習慣於腰挎BP機,而且,你可以根據尋呼號碼大致判斷他是否是款兒爺。

          但是,擋不住互聯網的一批先行者們蠢蠢欲動。

          1999年,張朝陽風光無限,登上胡潤富豪榜不算什麼,半裸上身登時尚雜志,在天安門前輪滑才是他的不羈本色;去深圳演講,受到的是明顯般的待遇,其中有一位叫馬化騰的青年就坐在臺下。

          1999年的馬化騰,剛剛完成瞭對ICQ的漢化,研發瞭OICQ。為瞭完成3萬用戶的目標,隻能去學校的BBS一個個拉人來用,一天隻能拉到十幾個人;必要時還得換個女生頭像陪聊。後續因為資金鏈跟不上,發愁著要不要將OICQ賣掉。

          同樣焦灼的還有馬雲。從外經貿部辭職的馬雲,在湖畔花園的傢裡,開始瞭他的第四次創業。“阿裡巴巴99年必須要破土而出,你們要定一個時間表,因為1999年我們再不破土而出,那麼我們到2000年戲就不大瞭。”

          當時在場的有15人,戴珊正在老傢海南過春節,孫彤宇、彭蕾也身在重慶。後來,這18個創始人被稱為阿裡“十八羅漢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場的14位“聽眾”並不像後來坊間所稱的“深深被感染”、“信心十足”。如當時負責照相及錄像的金建杭所言:“照片裡大傢眼神是怎麼樣的?都是迷茫、空洞的。”

          ​而在北大的資源賓館,也有一個創業計劃正在進行:從矽谷辭職而來的李彥宏,正和剛招到的6名員工討論百度的雛形。

          相對而言,1999年在中關村賣刻錄光盤的劉強東已經是小老板一枚。憑借1.2萬元積蓄租下的4平方米攤位,劉強東賺瞭600多萬元。而當時北京二環的房價還不到3000。在九頭鳥飯店的年會上,劉強東把當時的“京東多媒體”定位成一傢“小公司”,定下小目標,2000年總營業額最少達到1200萬、沖刺2000萬。

          1999年,還有一對夫妻檔踏入商場:北大畢業的李國慶和華爾街回來的俞渝,共同創立瞭當當。後來李國慶形容這段婚姻是“一個從美國華爾街回來的女精英,回國嫁給瞭一隻土鱉。”

          1999年的互聯網世界暗流湧動。如今小嘍囉們如馬雲、馬化騰都熬成大佬,而當時的明星大佬張朝陽喜歡帶著員工在奧森跑步。有一次劉強東被主持人問回到25歲想做什麼,他說:回到1999年,我肯定做電商,要不就不會被誒罵千年老二瞭。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時光不會倒流。隻會在一步步行進中給每個故事以合理的結局,當然太過狗血的可能連時間都難以消化。比如李國慶和俞渝的深夜大瓜,足以讓所有影視從業者汗顏。

          而這樣的故事肯定不是賈樟柯的菜。

          1999年的汾陽小子賈樟柯,憑借著處女作《小武》在第48屆柏林電影節上大放異彩,並且熱銷意大利、法國、德國等多個國傢,銀行卡餘額有500多萬。然而,電影局的一紙禁令,將賈樟柯打入地下。

          ​這時候意氣風發的電影大師是張藝謀,由其執導的《一個都不能少》在1999年獲得第56屆威尼斯金獅獎;而他也正在下一部影片《我的父親母親》的拍攝工作,女主角選的是還在中戲讀書、長相酷似鞏俐的章子怡。

          也是在這一年,王長田和弟弟王洪田走進西三環一個叫做萬壽寺北裡的胡同,租瞭兩套編輯機和攝像機,“光線電視策劃研究中心”誕生。那時的他,每天早餐6點去紫竹院跑步,不忘給12個同事捎上早點,泡上咖啡。在不斷的“溫柔攻勢”下,所有人齊心協力很快推出瞭第一個節目《中國娛樂報道》,第一個專題是用25分鐘講述娛樂圈裡的北漂一族。

          王長田找到中戲工作的一位師兄,想讓他推薦一個新人來錄節目,而被推薦的正是在拍攝《我的父親母親》的章子怡。

          ​1999年的馮小剛也正處於大好時候。此前兩部賀歲片《甲方乙方》《不見不散》讓馮氏喜劇走入大眾,也吸引瞭王中磊的目光。彼時,華誼還隻是廣告公司。在《不見不散》首映禮的後臺,王中磊第一次見到馮小剛,定下瞭一起投拍下一部影片的計劃。

          那是華誼投資的第一部電影,名叫《沒完沒瞭》。因為預算有限,王中磊還客串瞭一把配角,扮演傅彪身邊四大“損友”裡那個穿紅T恤的小夥兒。那是他唯一一次出演電影。

          ​1999年,電影屆還有一件大事,國傢廣電總局將原中國電影公司、北影廠等7傢國企合並,組建中國電影集團。時任北影廠副科長的於冬被調任。自覺無出頭日的他決定下海經商,拿著3萬元積蓄和借來的27萬元,註冊瞭北京博納文化交流有限公司。

          黃建新的電影《說出你的秘密》成為博納發行的第一部影片。就這樣,拎著拷貝一路南下的於冬,最後將這部電影賣瞭1000多萬票房,賺瞭50萬元。

          對於當年的王寶強來說,北影廠是他夢想棲身的地方。這個出身於河北農村,在少林寺學藝六年的少年,一心想當演員。1999年,15歲的王寶強兜裡揣著自己賣藝得來的500塊錢和父母湊的80塊錢,在火車上蹲瞭四個小時馬步來到北京。

          ​誰知第一晚上就被穿紅色羽絨服的大媽騙走,住瞭20元一晚的地下室,可以聽到廢水、垃圾從頭上經過。後來為瞭省錢,他每頓饅頭蘸水,實在饞瞭就蘸點醬油,每天蹲守於北影廠,十幾天後終於迎來第一個角色:穿著清宮服在街上溜達,鏡頭隻有15秒。

          比起王寶強,同在北漂的周迅要幸運許多。主業混歌廳,副業演戲的周迅,一晚上在酒吧駐唱收入能有一兩百。1999年,周迅經黃磊推薦,出演高曉松執導的電影《那時花開》。而那部戲的原定女主角是章子怡,不過剛剛拍完《我的父親母親》的章子怡,被張藝謀推薦給瞭李安,出演《臥虎藏龍》。

          《那時花開》的男主角之一是樸樹。1999年,樸樹以一首《白樺林》成為內地樂壇不可忽視的音樂才子。兩個氣味相投的年輕人借著戲緣,迅速墜入愛河。

          ​那會兒,婁燁的《蘇州河》還在後期混錄。某一天,周迅帶著樸樹去混錄棚,當面問“酷不酷”、”帥不帥”,說他“歌特好”。婁燁他們連連回答,“酷,酷”,“帥,帥”。後來的《蘇州河》,婁燁還真用瞭樸樹的歌。

          那時,和周迅同在一個酒吧駐唱的黃渤,驚嘆於周迅還會演戲。1999年的他,每天騎兩個小時的單車到歌廳賣唱,同時兼任舞蹈教練。對他來說,歌手是夢想,演戲還很遙遠。以至於一年後,發小高虎找他演戲(管虎的《上車,走吧》),正在西安走穴的他還調侃“你跟第六代導演合作啊?你怎麼不跟第一代拍拍?哦,第一代沒瞭……”

          1999年的內地電影市場,因為幾年前好萊塢大片的引進,其實行情並不好。全年8.1億元總票房,也落到瞭20世紀90年代的票房最低點。然而,正是在這個時候,一群人兒或是自覺或是不自覺,因為電影冥冥中走到瞭一起,凝聚成一股新鮮的力量。

          5

          1999年的香港電影市場似乎也有些落寞,兩年前回歸的興奮和熱潮已慢慢過去,隨之而來的是金融風暴過後的戰戰兢兢,“東方好萊塢”的昔日光彩難再現。

          不過,周星馳自導自演的半自傳電影《喜劇之王》還是引發瞭媒體關註。其以近3000萬元登上瞭當年香港電影的票房冠軍寶座,也讓張柏芝成為香港新一代的玉女掌門人。

          遠在北京的王寶強當時通過電視觀看瞭這部電影,除瞭因此而迷上周星馳之外,還有一點就是因為張柏芝太漂亮瞭。

          ​除瞭《喜劇之王》之外,1999年的香港電影繞不開“杜琪峰”三個字。《暗戰》、《槍火》、《再見阿郎》三部影片雖然在票房上無法與《喜劇之王》相匹敵,卻真正開創瞭香港電影的銀河映像時代,雖然這時距離銀河映象成立已經三年瞭。

          其中《槍火》最受追捧,尤其是商場槍戰戲的走位,後來被影迷奉為經典。而事實隻不過是因為沒錢才這麼拍:當時《槍火》的總投資隻有250萬元,沒有劇本,“逼著”杜琪峰在19天之內拍攝完成。

          在杜琪峰捉襟見肘的時候,另一邊,香港TVB卻是集財力、物力於一身。相比香港電影的發展瓶頸,香港電視業在九十年代可以說是處於全盛期。

          1999年,世紀之交,TVB更是傾其全臺之力,耗費1.5億港元拍攝瞭一部講述地產商人創業史的商戰劇《創世紀》,集結瞭羅嘉良、郭晉安、陳景鴻、古天樂、陳慧珊、郭可盈、蔡少芬等當時的一線小生和當傢花旦。

          ​值得一提的是,1999年的內地熒屏上,也有一部港劇引得二十多傢電視臺同時播放,那就是拍攝於1997年的《天龍八部》。金庸武俠的快意恩仇,即使時隔兩年引進內地,也阻擋不瞭其魅力,可見TVB在當時的榮光。

          1999年的香港樂壇,則是舊人退場,新人出頭。黎明、張學友相繼宣佈不再參加任何音樂頒獎禮,而劉德華和郭富城也輾轉在電影的舞臺上。19歲的謝霆鋒終於以一曲《謝謝你的愛1999》證明瞭自己,也接過瞭四大天王的衣缽,成為香港樂壇最具人氣的存在。

          頂著星二代的光環,一路從噓聲中成長,這個敢於在臺上把吉他摔得稀巴爛的叛逆少年,此後也不負其高調本質。在年底一場歌友會上的點歌環節,歌迷想聽《謝謝你的愛1999》,他卻笑著說,我本來想唱《紅豆》的。於是,有瞭經典的《紅豆你的愛1999》。

          也是在這一年底,他加入瞭徐克監制的動畫真人電影《老夫子》劇組,和他搭檔的女主是因《喜劇之王》而大紅的張柏芝,那是他們第一次合作。

          回過頭來看,1999年對於香港至關重要。很多看似無關緊要的線索,或是由盛而衰的印跡,都在那一年悄然生發。而1999年《創世紀》裡關於房價的討論,似乎也正在某一方面應對著今日香港問題的一點根源。

          6

          當然,還是得感謝謝霆鋒《紅豆你的愛1999》的隔空甜蜜,對於1999年的王菲來說,這樣的安慰或許彌足珍貴。

          1999年3月,王菲在日本東京武道館的個人演唱會上唱瞭竇唯的成名曲《Don’t Break My Heart》,由竇唯親自打鼓。那是他們最後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同臺演出。幾個月後,他們宣佈離婚。此後,王菲漸漸唱成瞭天後,而竇唯,這個內地搖滾樂的靈魂人物逐漸退居幕後。

          ​不過,內地搖滾樂的“隱形失語”早在1999年前已經就已有跡象。94紅磡的輝煌並未給搖滾歌手們帶來更多自由的空氣,1996年何勇參加“流行音樂20年”演唱會時,沖臺下問瞭句“李素麗你漂亮嗎?”,更是將自己和搖滾樂埋在瞭地下。

          幸好,再艱難的時代,也總有人歌唱。彼時28歲的搖滾青年汪峰,作為鮑傢街43號樂隊的主唱,受到華納老板的賞識。隻是,他正面臨簽約華納與否的抉擇—華納隻答應簽他一人。簽瞭,就意味著樂隊即將解散。

          ​而那一年,年僅16歲的大張偉,則帶著些許不可一世的天才氣質震驚瞭內地歌壇。他和小夥伴胡鬧著、鼓搗著組成的花兒樂隊,發行瞭首張專輯《幸福的旁邊》,成瞭朋克搖滾的先驅,和當時的新褲子、鮑傢街43號等樂隊一起被稱為“北京新浪潮”,一起走穴演出。

          1999年的臺灣樂壇,同樣誕生瞭一股搖滾新勢力。這個從臺灣師大附中走出的校園樂隊,用一張試唱帶獲得瞭李宗盛的青睞,從而得以簽約滾石,以“五月天”之名出道,並且此後創造瞭屬於五月天的搖滾歲月。

          7

          站在2019年的時間節點,回望1999年,才發現二十年疏忽而過,卻足以改變很多事情。

          比如當年那個慶幸自己沒去上大學,甚至炮轟高考作文很蠢的少年韓寒,在二十年後,則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發文“退學是一件很失敗的事情。說明我在一項挑戰裡不能勝任,隻能退出,這不值得學習。”

          而當年躁動的搖滾青年們,轉身隨著時代的娛樂浪潮紛紛踏上瞭綜藝的舞臺。當大張偉和彭磊合唱著《過時》,仿佛看到瞭時間的魔法,讓所有的理想都成瞭灰。

          也難怪張亞東,在聽到改編版的樸樹歌曲時忍不住老淚縱橫。可能是想起瞭二十年前,他們一起制作專輯的時光,所以感慨“當年大傢都是小孩,而且覺得2000年要來瞭,那時候我們寫歌叫《我去2000年》。大傢對2000年都有很多期待,覺得一切都會變得很好。結果,好吧,就是我們老瞭。”

          一代人終將老去,總有人正年輕。而1999年正年輕的人們,在當時恐怕不會想到,其實各人命運的枝丫雖兀自分散,卻在那個時候就已埋下盤根交錯的種子,直至形成繁盛的樹林。

          而更多的時代變革,也在那一年悄然積攢著能量,等待爆發。

          2000年,在此前蝸居一年瘋狂寫歌的周傑倫,推出個人首張同名專輯《JAY》,改變瞭華語樂壇生態,成為新世紀以來華語流行樂壇當之無愧的代表人物。

          ​2001年,新《電影管理條例》獲得通過,國傢開始鼓勵企業、事業單位和其他社會組織以及個人以資助、投資的形式參與攝制電影。光線、華誼、博納等民營資本得以引領中國電影業的發展,並且吸收港臺資本,助力國產電影的崛起。

          而互聯網的新起之秀們,更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在1999年之後改變著整個中國大地,每一個人的生活習慣和使用習慣,也改變瞭傳統的媒介形態,催生著新文化的發展。

          1999年還發生著很多影響深遠的大事,澳門回歸、大學擴招、黃金周誕生……

          回望1999,我們正處於歷史的裂變而不自知。

          1999年如是。

          2019年亦如是。

          資料參考:

          1、 朱威廉:榕樹下教會我的那些事,陳抒怡

          2、 《兒子韓寒》,韓仁均

          3、 《馬雲十年(1999—2009)》,張剛

          4、 京東1999年年會視頻

          5、《向前進-一個青春時代的奮鬥史》,王寶強,馬戎戎,張凡

          6、於冬:瞭不起的電影“推銷員”,聶寬冕

          7、最好的演員都是天生的,婁燁

          8、《曉年鑒》,高曉松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《拜拜啦肉肉》獲封“辣眼雞湯” 吳宗憲鬼畜舞蹈盡顯老牌綜藝咖氣場

          都說“每逢佳節胖三斤”,國慶長假人人都開啟瞭“養秋膘”模式,各種婚慶、旅行、聚會把大傢的腸胃都塞得滿滿的,不知道有多少人對著肚子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肖旭肥龍《一路驚喜》愛笑傢族實力站臺

          1月22日,愛笑兄弟肖旭、肥龍作為補位喜劇人正式加盟《歡樂喜劇人》第三季。在《歡樂喜劇人》第三季的舞臺上,愛笑兄弟肖旭、肥龍帶著他們的最新作品《一路驚喜》與觀眾見面瞭。節目一經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《雲巔之上》第一季本周收官袁姍姍遭封殺? 第二季助理黑化袁姍姍星路更忐忑

          娛樂新聞網(3月27日訊)由愛奇藝、皇氏禦嘉影視、歡娛影視、星瑞傳媒出品,於正擔任總制片人,李慧珠擔任總導演,陳曉、袁姍姍、郭曉東、蔣夢婕、張哲瀚等主演的《雲巔之上》第一季本周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“中國好老板”! 張靚穎視員工為寶寶 公司福利不斷

          張靚穎給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應該是,話不多,但歌唱的蠻好聽,海豚音也是國內目前為止唱的最好聽的一位歌手。的確,對於一個極少參加綜藝節目,更不會以私生活來炒作的歌手來說,觀眾們對她的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《熱血狂籃》海明風從情敵秒變神助攻 佟夢實邢菲關系獲緩和?

          由愛奇藝和芒果娛樂出品,天浩盛世影業聯合出品,芒果娛樂、芭樂傳媒聯合承制,佟夢實、邢菲等主演的熱血青春偶像劇《熱血狂籃》正在愛奇藝“愛青春”劇場熱播。因

          2020-05-27